经验交流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建设 经验交流 以史为镜 砥砺前行

以史为镜 砥砺前行

作者:管理员发布时间:2022-01-20浏览次数:点击 56 次

19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诞生,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百年来,我们党历经国民革命、土地革命、全面抗战、解放战争、社会主义建设的探索和曲折发展、改革开放、进入新时代,我们党领导人民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书写了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宝贵经验和精神财富。

一、天下艰难际,时势造英雄

鸦片战争后,我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华民族身处水深火热之中,无数仁人志士前赴后继,努力探寻救亡图存的出路,洋务运动、戊戌变法、辛亥革命接连而起,虽然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但是却极大的推动了中华民族的思想解放,也用血的事实证明了封建统治者的自救、单纯的农民起义、资产阶级的改良运动、君主立宪制、议会制都不能救中国。而此时,列宁把马克思主义同俄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领导俄国十月革命取得了胜利。中华民族的一批先进分子终于看到了救国救民的道路,看到了近代中国工人阶级具备的强大社会力量和坚定的革命性,于是一场新的伟大革命的兴起成为了历史的必然。

辩证的看,正是因为时势造英雄,所以只要判断准时势、适应时势,就能借势而为,英雄又能影响历史、创造历史。

历史唯物主义告诉我们: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基本矛盾。中国共产党在坚持最高纲领是实现共产主义的同时,在不同时期准确分析了社会主要矛盾,提出了不同时期的最低纲领,制定了不同时期的战略举措,历经国共第一次合作、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重庆和谈、建立人民民主统一战线,顺应了大势、赢得了民心。相反,国民党却多次倒行逆施,在国民革命未竟全功之时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在世界反法西斯和中华民族抗日情绪空前高涨的时候奉行“攘外必先安内”,在抗日战争如火如荼之时发动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在中华民族赢得抗日战争胜利空前盼望民主、和平之时撕毁“双十协定”,虽然可能赢得一时的战局主动,却失掉了民心和大局。

商场如战场,对企业来说对时势的把握也是一样重要。小米的创始人雷军说过:“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说的便是企业能借势而为,往往能乘坐历史的快车迅速发展。当然猪肯定是不会飞的,风向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因此企业如果把成功寄托在某一次投机获利上,那么一定会飞得越高摔得越惨。

我们地质市场在经过一段长时间低迷后,中美博弈、疫情蔓延加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内主要矿产资源供需不平衡,主要矿产品价格高位运行,市场有较强烈的资源需求,因此我们判断地质市场将会迎来复苏。当然在经历过上一轮泡沫破灭之后,地质市场的这一次复苏肯定是更加谨慎、更加理性、更加科学的。因此我们中南院在中南局的领导下调整了地质勘查队伍,也做出了重塑队伍管理模式、调整地质工作思路等战略举措,目前来看初见成效,我们要继续坚持,打造出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精兵+现代化”地质队伍,顺势而为、趁势而上,并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审时度势,始终坚持以“提供资源保障”为己任,始终坚持有利于长远的、可持续的发展战略,真正实现中南院的高质量发展。

二、夫地形者,兵之助也

孙子兵法说:“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排在首位的“远近”是指战争距离远近、战线长短、补给贫富,揭示了在整场战争中地理位置的优劣势尤为重要。

中国共产党从成立到大革命时期,党的领导层对中国最广大的农民阶级的力量没有足够重视,这也是大革命失败的原因之一。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驳斥了党内外怀疑和指责农民运动的论调,直到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设时期,毛泽东正式提出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思想,此后中国共产党沿着这条独特的道路引导中国革命走向了胜利。农村包围城市就是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结合了起来,对党来说农村是敌人距离最远、战线最长、补给最贫的“战场”,也恰恰是我们距离最近、战线最短、补给最富的“战场”。

毛泽东非常重视根据地的建设,井冈山时期他曾形象地比喻说:“革命要有根据地,好像人要有屁股。人假若没有屁股,便不能坐下来。要是老走着、老站着,定然不会持久。腿走酸了,站软了,就会倒下去。革命有了根据地,才能够有地方休整,恢复气力,补充力量,再继续战斗,扩大发展,走向最后胜利。”在农村革命根据地搞土地革命、经济建设、大生产运动,建立临时中央政府、边区政府等,从政治、经济、司法等各方面开展根据地建设,使我们党的革命战场补给更富、后方更稳,对取得革命战争的最终胜利发挥了重大作用。

当然,每一场战役中地理环境的“险易、广狭、死生”同样对战役的胜败有着重要作用,我们党在军事上的四渡赤水、平型关大捷、雁门关大捷、锦州之战等著名战役,“蘑菇”战、地道战等创新战术都是充分利用了地理条件优势的代表。

对企业来说,战场就是市场,市场的“地”可以理解为三个层面,一是市场的业务范围;二是市场的投资战线;三是市场的地域范围。选择合适的市场能充分发挥优势,选择不当、盲目扩张只会轻则经营失败,重则破产清算。

我们开拓新的市场要充分分析我们的优势在哪,然后结合市场需求决定我们要开拓的新市场选择在哪。在业务范围方面,我们中南院要坚决贯彻落实总局、中南局对地质工作的定位,坚持“冶金是根,地质是魂”,在做优做强传统矿产勘查的同时,要大力向“大地质”延伸业谋求转型发展,特别要争取以环境地质、农业地质为突破口扩展业务范围,探索符合自身发展实际的多元化发展模式。在地域范围方面,要结合实际采取不同措施认真抓好湖北、新疆两个根据地的建设,以湖南、广西、青海、内蒙等地市场为补充,选择恰当的时机、合适的方式拓展海外市场。

三、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孟子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得天下,最重要最关键的原因便是民心。

党在创立之初经历了各种失败和打击,四一二、七一五反革命政变,被杀害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达31万多人;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失败,上井冈山时毛泽东所率部队仅700多人、朱德所率部队仅1000多人;二万五千里长征,红一方面军从8.6万人到剩下不足8000人。但是中国共产党从来没有被打垮、被征服,并一次又一次散而复聚、凤凰涅槃。正如陈望道在翻译《共产党宣言》时所说:“真理的味道非常甜!”正是因为在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上找到了马克思主义这样的信仰,中国共产党人才能拥有坚定的革命性,包括自我革命精神,才能在错误中成长,从初生到成熟。国民党曾经也是具有革命精神的政党,黄埔军校门口曾经有一副对联:“升官发财,请往别处;贪生怕死,勿入斯门。横批:革命者来”,然而随着北伐战争节节胜利,大小军阀纷纷投靠国民党,国民党迅速扩张,革命性被迅速稀释,逐渐走向了革命的反面,也促使了一大批具有革命精神的国民党精英弃暗投明,共产党越来越壮大,国民党却如纸老虎一般外强中干。

中华文明是典型的农耕文明,中国最多的就是农民,农民最大的生产资料需求就是土地,党的四大明确提出了工农联盟思想,五大明确提出了实行土地革命,井冈山时期颁布了《土地法》,延安时期毛泽东作了《论持久战》的长篇演讲,强调“兵民是胜利之本”,我们前面提到的农村革命根据地建设、“农村包围城市”路线都与土地革命密不可分、相辅相成。解放战争初期,国民党军队总兵力约430万人,解放区人民军队总兵力约127万元,但国民党军队越打越少,而人民军队却越大越多,到三大战役之前国民党兵力下降到365万人,人民解放军兵力达280万人。原因很简单,士兵大部分都是农民,都希望可以分到土地,国民党士兵或主动叛逃或被俘后投降,形势很快就得以逆转。

企业发展也是同样的道理,所有成功的企业一定都有着让精英骨干认可的企业愿景和让大部分职工认可的企业文化,它所体现的就是企业的信仰和价值理念。乔布斯说“活着就要改变世界”;华为要“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阿里巴巴要“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当企业明确了企业愿景,就明确了发展方向,职工就会明白这家企业要做什么、不做什么,认同的就会形成强烈的归属感、认同感和使命感,成为企业的骨干带动企业发展。除了信仰的力量,我们还需要明确企业的价值理念,让职工明白在这家企业怎么做能获得更高的报酬,怎么做可能会被辞退、淘汰。任正非说:“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长期坚持艰苦奋斗和不断技术创新就是华为超越竞争对手的全部秘密。”这就是华为的价值理念,明确包含着“以奋斗者为本”的内涵,这也是令每一位职工信任并愿意为之奋斗的价值理念。

冶金地质的企业使命是“提供资源保障,实现产业报国”,我认为将之视为我们的理想信念很贴切,也许我们现在距离直接的产业报国还比较远,但其实为地方、为中国企业提供资源保障也是产业报国的实现形式。我们身边更是有着不少怀揣着这种理想信念的先进和榜样,“我们地质人就想找到矿”的曹景良同志,“一辈子用心干好一件事”的李朗田同志,“不去‘高精尖’科研机构,不去‘高大上’名牌院所,坚守野外一线就为找到矿”的博士于炳飞同志等等,言语都很朴实,实际上也都闪耀着信念的光辉。除了使命与愿景,十九届四中全会以后,我们中南院一直致力于建设由市场评价贡献、按贡献决定报酬的薪酬体系,今年我们又部署落实了生产经营人员和管理服务人员的分类考核机制,我们还要进一步加强创新思考,坚决贯彻落实局三项制度改革举措,持续不断的完善和优化我们的价值体系,创造性的实现“让奋斗者的利益最大化”这一价值目标。

毛泽东说:“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我们面前困难还多,不可忽视。我们和全体人民团结起来,共同努力,一定能够排除万难,达到胜利的目的。”我们要坚定理想信念,抓住战略机遇期,抓好根据地建设,完善价值体系建设,团结一心,为实现中南院的伟大复兴努力奋斗。

(黄屹)